歌唱二郎山

编辑:企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9 10:31:00
编辑 锁定
歌唱二郎山中国歌曲名,洛水(祝一明)作词,时乐濛作曲,创作于1951年,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男高音歌唱家孙蘸白首唱,这是一首歌唱修筑入藏公路解放军官兵的战歌;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向西藏进军筑路,工兵部队经受着物资供应不足高山缺氧等重重困难,在荒山野岭展开了英勇顽强、艰苦卓绝筑路战斗,这首歌曲便诞生在这一时期;在1952年的全军第一届文艺会演中,此歌荣获全军文艺创作一等奖;歌曲表达了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解放军建设西藏、保卫西藏的决心,也饱含着人民解放军藏族同胞深情厚谊
中文名
歌唱二郎山
外文名
Singing Erlang Mountain
更多外文名
chanter montagne Erlang
作    词
洛水(祝一明)
作    曲
时乐濛
所获荣誉
全军文艺创作一等奖(1952年)

歌唱二郎山歌词全文

编辑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
  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
  羊肠小道那难行走,
  康藏交通被它挡。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
  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
  誓把公路修到那西藏
  不怕那风来吹来不怕那雪花飘
  起早晚睡呀忍饥饿,各个情绪高,
  开山挑土架桥梁,
  筑路英雄立功劳立功劳。
  二呀么二郎山,满山红旗飘
公路通了车,运大军,到边疆,
开发那福源,
  人民那享案。
  前藏和后藏呀处处受灾殃,
  帝国那主义国民党狼子野心狂。
  人民痛苦深如海,日日夜夜盼解放。
  中国共产党呀像红太阳
  解放军真坚强,下决心进西藏,
  保障那胜利巩固那国防。
  前藏和后藏呀真是好地方,
  无穷的宝藏没开采,遍地是牛羊。
  森林平原到处有,人们财富不让侵略者来枪。
  巩固国防先建设边疆,帐篷变高楼,荒山变牧场。
  侵略者胆敢来侵犯,把它消灭光[1] 

歌唱二郎山创作背景

编辑
曾经唱响
修筑康藏公路的解放军战士 修筑康藏公路的解放军战士
全中国的歌曲《歌唱二郎山》创作于1951年;“二郎山高万丈”,唱出了人们对二郎山的敬畏,也唱出了跨过天堑通往山外世界的渴望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的官兵们用了4年时间,修通了长达2000公里的川藏公路,同时也付出了4963名战士牺牲代价千千万万的车与人在这条路上通过,成百上千吨的货物从这条路上源源不断地运进藏区
1951年夏天,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在副政委魏风的率领下,到二郎山一带慰问筑路部队。指战员们的豪情壮志和英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文工团的团员们,男高音歌唱演员孙蘸白忽然想起由时乐濛作曲的大合唱《千里跃进大别山》中《盼望红军快回家》的一段歌词,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大呀么大别山,满山是茶花。青山绿水好风光,遍地是庄稼……”孙蘸白边唱边想,如果把这首曲子填上修筑川藏公路的内容,一定会受到筑路指战员的欢迎。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魏风。魏风一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把填词的任务交给了洛水(原名祝一明)。
洛水也被筑路官兵们的精神感动了,欣然接受了任务,投入到创作之中。很快,一
二郎山隧道旁的《歌唱二郎山》碑 二郎山隧道旁的《歌唱二郎山》碑
首饱含着热情激情,颂扬筑路部队英雄气概和顽强意志的歌曲在素有“世界屋脊”之称的青藏高原上诞生了。
词作者巧妙地将叙事与说唱风格统一在一起,塑造了鲜活的筑路人形象;曲作者则吸取了豫剧音调的元素,曲调流畅自然,带有浓郁的中州特色,并在每一句后加了一个“过门”,让歌曲朗朗上口,易学易唱。
歌曲写好后,魏风只给了孙蘸白一个晚上的时间练习,对于一名职业歌唱演员来说,这样的经历在他的歌唱生涯中是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但孙蘸白丝毫没有退缩,相反,他以饱满的热情接受了任务。夜深人静,孙蘸白低声试唱。他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出筑路工地上官兵们挥汗如雨的施工场面,耳边一波接一波地回响起热火朝天的劳动号子。从满天星斗到天空泛白,孙蘸白的眼睛一直被泪水湿润着。他自己也说不清,是被官兵们感动了,还是被歌曲感动了。
第二天登台演出时,孙蘸白深情的演唱让这首鼓舞士气的歌曲赢得了筑路官兵们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在官兵们的一再要求下,孙蘸白一连唱了3遍才走下舞台。在台下,战士们把他团团围住,纷纷索要歌片。为了满足大家的要求,魏风马上找人刻印歌片并发给部队。
从此,川藏线的筑路工地上到处可以听到《歌唱二郎山》激昂的旋律。不久,这首歌像插上了翅膀,飞过二郎山,飞向祖国的山山水水,飞向每一处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
1952年,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参加全国第一届文艺会演时,也选送了《歌唱二郎山》。不出所料,这首歌获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荣获当年全军文艺创作一等奖。
“二呀二郎山,满山哪红旗飘,公路通了车,运大军,守边疆,开发那富源,人民哪享安康。”《歌唱二郎山》唱出了开山筑路的艰辛,也唱出了公路人不屈不挠的意志,时至今日,不少参加过川藏公路建设的人们仍旧能完整地唱出这首曾经鼓舞他们士气,也给他们带来欢乐的歌曲。[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音乐